5颗星彩票平台

您好,欢迎进入5颗星彩票平台网站
今天是:
理论建设
坚持发展多党合作制度 不断推进协商民主进程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3-08-06 09:07:07   点击次数:24

坚持发展多党合作制度 不断推进协商民主进程

5颗星彩票平台 吴海鸿

内容提要: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最重要的形式,具有巨大的优越性和强大的生命力。充分运用这一民主形式,不断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不仅能够有力推进我国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和政治文明建设,而且对人类的政治文明也是一大贡献。协商民主的实践尽管首先在中国出现,但我们对协商民主的理论探讨还非常有限,从协商民主的理论和我国多党合作的实践看,需要解决如下一些问题:进一步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认识;进一步扩大协商的对象和范围;进一步保障协商主体之间的平等性;进一步解决协商民主主体的信息对称性;进一步探索完善其他民主机制。

关键词:

协商民主  政治文明  优越性  理论探讨

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确认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概念,进而对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进行规划和部署,标志着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进入了全面发展阶段。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最重要的形式,具有巨大的优越性和强大的生命力。充分运用这一民主形式,不断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不仅能够有力推进我国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发展和政治文明建设,而且对人类的政治文明也是一大贡献。

一、深刻认识中国特色协商民主的意义和内涵

协商民主的实质,就是要实现和推进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在现实政治实践中,“协商民主能够通过对话、讨论等过程赋予立法和决策以合法性,通过鼓励积极的参与、表达与倾听培养公民宽容和妥协等公民精神,通过协商共识促进立法而有效制约行政权力的膨胀,通过强调公共利益而矫正自由民主流行的个人主义和自利道德。”[1]

现代意义的协商民主的实践首先在中国出现,而其理论却是西方国家率先提出的。1980年美国的克莱蒙特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瑟夫·毕塞特在《协商民主:共和国的多数原则》一文中首先阐述了协商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此后,协商民主理论在政治学界广泛流行起来。协商民主理论的主要内涵是指,公民、政党或利益集团等组织,通过广泛的公共讨论和协商的过程,使各方了解彼此的立场、观点,并在追求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寻求并达成各方可以接受的方案。因此,协商民主强调的是公民和社会各阶层对公共事务的参与,是社会利益分化和多元文化社会实现民主,弥补选举民主、大多数决定的制度缺陷的一种新的探索。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是我国协商民主的“开路先锋”。1949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标志着协商民主这种新型的民主形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人民民主专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由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宣告成立的。其后,经全国政协协商建议,召开第一届全国人大。一届人大召开后,政协作为党派性协商机关继续存在。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更加重视协商民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被庄严载入宪法。按照与宪法相衔接的原则,人民政协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重要机构”写入政协章程。党和国家的重大方针政策和群众生活的重要问题在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之间进行协商的同时,通过人民政协进行协商已成为国家政治生活中一种重要的民主形式。

    二、中国特色协商民主制度的优越性

在当今人类的政治生活和政治实践中,团结与民主是两个不可或缺的要素,稳中求进地推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必须妥善处理团结与民主的关系。

一些国家在推进民主的过程中,往往致力于彰显民主的价值和意义,忽略了民主对团结的需求,造成推进民主进程中的团结危机。这种竞争式民主不注重对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的构建,甚至不断引发社会动荡和民族分裂。与西方国家的相比,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度,使各个政党基于共同目标与相互合作而达成的平衡,同时各政党还保持着相互监督的权力与不同的政党特色,体现了中国特色协商民主的优越性。

首先,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有利于保持政治稳定。政党关系稳定是政治稳定的关键。“在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的格局中,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的关系不是执政党同在野党或反对党的关系,而是执政党同参政党的关系,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是亲密友党关系。这种新型的和谐的政党关系,决定了政党之间不会为争夺政权而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互相拆台,它最大限度地减少了社会内耗,有利于调动全民族的力量共同致力于社会主义建设;决定了政党之间不会出现各个政党轮流执政的局面,因而避免了政治危机中经常出现的政局不稳、政权频繁更迭、社会的政治秩序混乱等现象;这种政党关系决定了国家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不会出现以一个政党的政策否定另一个政党政策的情况,从而导致大政方针上的朝令夕改、大起大落、左右摇摆等现象。”[2]

 其次,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有利于实现各阶层群众根本利益和具体利益的有机统一。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代表了人民的根本意志和根本利益,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政治保证。各民主党派作为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的政治联盟,具有广泛的社会基础,而多党参政有利于反映和实现不同社会成员的利益。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之间的制度化合作既代表和反映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又兼顾和包容了社会各方面成员的具体利益。

其三,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有利于促进执政党和政府决策的科学化与民主化。执政党与参政党之间的和谐关系,有利于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一方面,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以自己的先进性在重大决策过程中起决定性的作用;另一方面,参政的各民主党派在政党关系和谐的氛围中,可以有效地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履行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职能,弥补执政党在决策过程中的不足。在参政议政和民主监督过程中,民主党派可以充分发挥其智力优势、人才优势和广泛的社会联系的优势,通过会议协商、提案建议、调研报告、会议交流等形式,为执政党和政府的决策提供民意信息和智力支持。只有在和谐的政党关系的氛围中,民主党派才能真正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并且勇于坚持正确意见。这有助于促进执政党和政府决策的民主化和科学化。

最后,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体现了中华民族兼容并蓄的优秀文化传统。英国学者密尔在《代议制政府》一书中指出,“政治制度是从该国人民的特性和生活中成长起来的一种有机产物,而不是故意的目的的产物”,“制度必须有历史的基础,制度必须与民族惯例及性格和谐一致”。协商民主在中国确立与中国政治文化密切相关。中国哲学奉行“和”、“中”的思维,体现在政治价值观念上是重和谐,贵合一,和为贵。中国封建社会一直尊奉的儒家学说中,孔子的仁政,意味着统治者与民众和谐,强调“礼之用,和为贵”;孟子认为,“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儒家经典《中庸》指出,“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和”是最高准则,由此形成了中国的和合文化传统。这种文化传统为协商民主和多党合作的发展、确立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三、进一步拓宽中国特色协商民主的内容

协商民主的实践尽管首先在中国出现,但我们对协商民主的理论探讨还非常有限,从协商民主的理论和我国多党合作的实践看,需要解决如下一些问题:

(一)进一步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认识。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认识,也应当包括对参政党参政规律的认识。只有加深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的认识,包括对参政党参政规律的认识,我们就会更加尊重政党运行规律,切实尊重、保障民主党派享有宪法规定的权利和义务,让参政党自己处理自己的党内事务,而不是事无巨细,参政党的工作都需要由执政党把控。让参政党自己处理自己的党内事务,这也是中共多次提出的要求。如果这样,中国各参政党在拥护中共执政的前提下,能够代表他们所代表的那一部分群体利益并有自己的政治主张,有了自身的政党特色,也就有了一定代表性,同时也就实实在在获得了一种与中共平等协商的资格和能力,进而使这种协商民主真正扎根在中国的大地并开出灿烂之花。

()进一步扩大协商的对象和范围。民主党派是政协的重要参加单位。因此,加强协商民主工作就应进一步加强人民政协的党派色彩,在政协中应高度重视党派间的协商,高度重视以党派名义的调查、建议、提案,充分发挥党派在政协中的作用;同时,也要牢牢把握政协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最大限度地扩大协商的对象范围,最大限度地吸纳社会的不同阶层、不同利益群体的人士进入政协,应增加政协的界别设置,使社会各阶层、各利益群体,特别是弱势群体在政协中有自己的代表,使政协的民主协商能最大限度地包容和反映社会不同阶层和不同利益群体的意见和要求,使政协真正成为我国政治生活中各阶层、各利益群体反映诉求、表达诉求和实现诉愿的重要形式和场所。

()进一步保障协商主体之间的平等性。协商民主的特点之一是,协商的主体之间必须是平等的,即无论在形式方面或实质方面,参与者的权利是平等的。平等是协商的基础,没有平等就不是协商,至多是征求意见或通报情况。目前,政治协商主体之一的民主党派主动性不够,在协商中实际上的地位不平等影响协商作用的发挥。因此,加强政协工作,不仅要保证民主党派在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和义务范围内的政治自由、组织独立和法律地位平等,也要保证各阶层、各利益群体在政协中进行协商的平等地位,才能保证协商民主的有效进行。[3]

()进一步解决协商民主主体的信息对称性。在协商民主机制中,协商的主体之间信息应该是对称的,信息不对称就不能进行真正的协商。只有协商的各方对协商议题事先有充分的了解,参与各方在充分知情的基础上,才能理性地达成合理的共识。而目前,执政党与参政党及其他协商对象在信息方面的不对称,表现为民主党派和其他协商对象的知情渠道有限,协商的议题在会议前几天才知道,对协商的内容一无所知或知之不多,致使协商流于形式,严重影响协商的有效性。因此,必须充分扩大民主党派和其他协商对象的知情渠道、范围、广度和深度,一定要在协商之前给民主党派和其他协商对象充分的时间准备和了解相关信息,才能保证协商的有效性。

五)进一步探索完善其他民主机制。协商民主机制在我国民主政治发展中并不是一种整体替代方案,也不可能代替其他民主机制。对协商民主机制的重视,并不意味着要对其他民主机制价值的否定,恰恰相反,中国的协商民主之所以能够成为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机制,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在大力充实协商民主机制内容的同时,也始终不曾放松其他相关民主机制的探索和创新。从一个完整系统的角度来认识和发展民主政治,使各种民主机制相互协调配合,相得益彰,服务于巩固民主政治基础,促进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的目的。



[1] 、《协商民主 与谁协商——协商民主5W探讨》作者:陈剑    来源:

[2]、《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的价值》作者:李金河  来源:《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1年第4   

[3]、《协商民主与多党合作的理论与实践》作者:钟晓渝 来源: 民革中央网站